十七 徐牧

小说:青云剑仙问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不笑不足以为道 字数:3079

南荒

主府某处庭阁中

位大小姐离家出走后半夜哭腔着回来,自从那以后就没出门,只听到愤怒的吼声和不停叫着个人名。

位大小姐就连向从不缺席的早膳都没出门,怎位大小姐都不出来只回答句“要绝食,不要打扰。”

位大小姐可谓嗜吃如命餐餐从不缺席,天四顿少吃顿都不行,现突然来招不知干什

婢女无奈只得劝解两句不见回应只得退下,她们可不相信位大小姐能够坚持多久。

“小姐早膳放门口,奴婢退下。”婢女知道位大小姐脾性,所以打算使用招欲擒故众,让她自己受不挨饿自己出来。

看出来些丫鬟平时没少和位大小姐斗志斗勇的。

可到午时叫大小姐时还未出来,放门口的早膳也未曾碰过。

时婢女不由担心起来,从昨晚到现位大小姐滴水口食未进,可严重不符合大小姐的性格,只得将此事禀告给南荒主徐牧。

段时间父女两人不知为何闹别扭关系些僵硬,可徐向最为疼爱女儿,要知道女儿绝食定然会会去劝慰。

书房内位男人英姿飒爽身高七尺挺拔力双目位正南荒主徐牧,此时正脸严峻擦拭着把三尺长剑。

听到婢女的禀报后便就停下手里的忙碌,听完后额头紧紧皱眉。

自己位女儿出生母就离世,可她从小就爱嬉戏打闹,天赋异禀可偏偏就不爱修行,做什半吊子。

好不容易个机会为她寻得座仙门修行的机会,可她还不想去还和自己闹脾气。

昨天还离家出走半夜才回来,听下人们说还哭腔着回来的,想想终于人能够管教下她。

可毕竟自己的女儿从小到大,自己连对她说话语气都舍不得重点,现居然人把她弄哭,心中不免些心疼。

“看来昨天离家出走不管用,现招绝食,现还得自己出马。”徐主念叨声起身。

然后吩咐厨房做盘茶香烤鸡,他就端着烤鸡走向落星园。

落星园主特意建造来给位大小姐居住的,庭院深深深几许,土石为假山,引清流为园池,林荫里种树栽花果。

最鲜艳的几株柑橘、柿、桃、枇杷等等果树,的树梢花朵盛开鲜艳,也几颗树只几处春芽。

两棵香樟树,佼佼不群独立其中,说不上如何挺拔显眼,但凡桃俗李中也能枝独秀。

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些果树和香樟树,都当年由徐手所种下,如今些树长的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主走到不由驻足欣赏番,想起自己曾书中看到的句话,许多年后每想到自己也成为那书中之人。

“庭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

穿过重重走廊到女儿居住的房门前,徐主敲敲门见没人回应,就直接推开门轻步走进去。

房间内摆放着许多精美珍贵饰品整体装饰典雅奢侈,看得出人对此屋主人的宠爱。

主走进房门嗅嗅鼻,看着床上被子里鼓起个大包里面不断蠕动。

主看到幕笑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把掀开被子,躲被子里的人也扭过头看过来。

只见床上之人佝偻着身体成半躺之势显得极为舒适的趴着,衣着随意发丝披散很容易看的出没打扮,而左手拿着鸡腿右手拿着半只烧鸡,此时满嘴油脂口中还吊着只鸡腿。

少女看到掀开被子的人,原本啃着鸡腿的嘴不动睁大双眼,看着那人久久不语,眨眨眼然后大喊声“啊……爹你赶紧出去。”

“好好,的小星儿,爹都没看到啊,你继续吃。

也没看到,哈哈……”徐主笑着说道便就转过身。

今天听说家小星儿绝食不吃东西啊,今天厨房做盘茶香烤鸡。

你可好久没吃到烤鸡特端过来给家小星儿吃,可没想到家小星儿居…居然……”说到主突然停下笑着。

转过身后,位大小姐已经销毁证据,也不管什直接用袖子擦嘴,然后梳理下披散的头发。

见自己的父居然打趣自己,娇羞的说道“讨厌爹爹,居然笑话。”

时大小姐拉开帘子,整理下衣襟妆容后,勉强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加上红扑扑的脸蛋撒起娇来更惹人怜爱。

主看到幕心里犹然起欢喜,捏位大小姐的鼻子说道“们家小星儿,居然害羞。”

“爹讨厌鼻子都快被你捏掉。”

“好好,爹爹错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大小姐抬头看眼自家父慈爱的脸,见势立马哭腔说道“爹爹不喜欢,不仅要把送走,人欺负你也不管。”

“谁…谁敢欺负家小星儿,说出来爹替你教训他,非把他抽筋拔皮碎尸万段不可。”徐主连忙安慰怀中副小鸟依人的女儿。

依靠着徐主的大小姐见计划得逞便,就马上换副面孔,副笑嘻嘻的样子说道“还爹爹对最好。”

主看见女儿样惹人怜爱的模样却没因为她的变脸而气愤,因为自己的软肋,很多年前也个女子对自己撒娇。

他又忍不住用手指刮女儿的鼻尖说道“说吧,谁又欺负你。”

“爹就个叫楚忘忧的人,他不仅把起来扔大街上羞辱女儿,还抢女儿的簪子和两银子。”大小姐气鼓鼓的说道。

“什,他没对你做什吧。”徐主听到居然人敢把自己的女儿绑,不由担心起女儿。

“他敢,你的女儿,谁敢对做什。”

“还好,还好。”徐主吐口气平静下来。

可却又南荒中到底大胆子,明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敢对她,抢根簪子也就罢两银子

自己女儿性子自己可很清楚,她从不意钱财就算出门都不带钱的,地上金子都不会捡的,就个离家出走都会忘带钱的人,现居然为两银子较劲。

然后又想到说道“家小星儿究竟做,能让人家对你。”

“呸呸呸,爹你讲什呢,他可欺负你的女儿,怎还帮人家说话,爹你可答应帮教训他的,不能说话不算数。”

“那人人,让家小星儿惦恨人家。”

“哼,那人就个山野刁民,无耻混蛋,小气鬼,穷光蛋,大猪头。”位大小姐立刻脱口而出。

“哈哈哈,还以为那家公子欺负的好女儿,原来个山野刁民,无耻混蛋,小气鬼,穷光蛋。

好好,立刻就叫你司徒伯伯调动斩妖卫,把那楚忘忧抓回来,交给你处置。”徐主说道。

“谢谢爹爹,爹对真好!”位大小姐见计划得逞,又向徐主撒娇说道。

位大小姐原本打算用绝食来让自己父服软的,可到下午实饿得受不,于到厨房偷只烧鸡可还没吃几口徐主就来

面前摆着只茶香烤鸡她早就忍不住咽口水,此刻就像饿虎扑食样进食。

主就旁坐着面带善笑,就样静静看着自己的女儿吃东西。

见她吃完东西还用衣袖擦嘴“还样,你个女子家也不会随身带着手帕,说多少遍都不听。”说着拿起手帕替女儿擦拭嘴角的油脂。

爹爹吗,嘿嘿……”大小姐又撒娇的说道。

看着正撒娇的女儿,想到什眼中不由泛起泪光,连忙闭上眼睛不想女儿看到自己的失态。

“以后啊,爹也会不,你个人又怎办。”徐主此刻声音压低沙哑的说道。

“那就永远陪爹你身边不离开。”

家小星儿迟早要长大的,要离开爹爹的。”

“不嘛,不嘛,星儿那也不想去,只想陪爹你身边。”大小姐用头蹭蹭父的肩膀撒娇道。

“不行。”声严厉不容反抗。

“爹为什,你最喜欢星儿,为什要让星儿去那什破地方,星儿才不想去,舍不得爹。”大小姐声泪俱下的说道。

“不行……你母的遗言。”徐主沉默会说道。

大小姐听到话后便就没出声,眼中泪却落不下。

从小到大她都知道父最爱的人自己的母,每当父回忆起娘时都会黯然神伤。

自己从小未见过母,但却听着母的故事长大,想象中的母位女剑仙也天下第美人,上可上阵除妖下可入堂持家道,南荒如今的繁荣就半的功劳。

就连那十万大山的妖兽都忌惮她,趁她身怀六甲时派出位妖王来偷袭她。

可她不惜耗费精血使用秘法抱住腹中孩儿,结果导致身体气血亏损过大,生下大小姐后就从此离世而去。

些故事都听人传闻,而父却很少她面前提及娘,只提及时他都会说句“你娘很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

多年来也不少那名动天下的美人,向她父表达爱幕之意,她对此也没事不意。

但若父真能心仪的女子,她也不会说什,父切为自己,她很希望父为着想回,可父直以为对她们间漠然置之。

爱自己真,爱母真,但父却愿意为自己隐于母的爱,却让自己和父间总感觉道隔阂。

但此刻间次跟自己说起母的遗言,她很想知道娘跟自己说,为什要让自己去那什地方,她想听父口说起娘的故事,说说母样的人。

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