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入喉半觞新醅酒,解得一世浮生愁

小说:凡示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木子之歌 字数:2630

白天乐嘴角抽动两下,难怪她找自己时候这么热切,合着把自己当枪使啊!

似乎看出白天乐想法,戏晴也没什么羞愧意思,嬉皮笑脸地搂住白天乐胳膊:“哎呀,你成绩好嘛!帮帮我啦,等会一起吃就。”

白天乐不着痕迹地抽回来自己手,脸上带着苦笑:“行吧行吧,要我干什么?”

“我会出题,按照我要求回答我问题就行。”

淡淡说道,东坡肘子他家祖上传下来秘制料理,只文化涵养达到一定程度资格品尝,这么多年,没吃过。

说着,他看晴一眼,没说话,这戏家小姑娘,不知道什么盘算,戏晴朝着他浅浅一笑,眼神中充斥着一种自信。

“行,您出题吧!”

白天乐点点头,他知道题目不会简单,毕竟单单二阶灵能兽飞猪价格,市场价就在两千夏币一斤,而且东坡肘子可苏东坡发明,他必然掌握着其秘制方法,这种传承可不增色一星半点。

至于戏晴与这位苏性熟识,白天乐倒不感觉奇怪,虽然戏晴从来没表现过她身份,但几年相处,戏见识,承受能力,显然都不世界上一普通家庭出来孩子可以拥

“好!”点头,眼神沧桑,“假如一天,你拥成为神契机,你会选择成为神吗?”

“诶,苏,你问我时候可不问题啊!你们苏家不以诗词才辩证学识吗?”

白天乐还在沉思,戏晴已经叫起来,这问题,一直神传家族问题,成神与否,困惑一代又一代

“我想听听你回答,不用在意我想法。”

朝着白天乐笑笑,安安静静地等待着他答案。

“成神吗?”白天乐静静思考着,他想到孟婆,想到老管理员,眼中闪过莫名精光。

“如果现在我,一定会回答我想要成神。”

白天乐抬起头,直直地望着眼前

“但如果问题提出者,明白什么他,不会想要成神。”

白天乐淡淡回答他,他眼前,一片散落彼岸

“不会想要成神,不会想要成神。”呢喃着,眼中充斥着震惊与不可思议,他跑到远处厨房前,从一装饰得与屋内其他地方截然不同墙柜中取出一本满污渍书,来到身旁,递给吴睿。

“谢谢,当你拥力量而迷失本心时,打开他,说不定,它会帮助你走出困顿。”

吴睿直愣愣看着他,他却只放下这本书,转身离去。

晴朱唇微启,脸上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这本书苏都愿意给你。”

“这什么?”白天乐侧身望望戏晴。

“苏家传家宝,被誉为千古奇书凡示,据说一位可以与天媲美所写,当然,什么事天我也不知道。”

晴解释道,不过显然她知道也不多,只简单说两句:“至于为什么会给你,那真天知道。”

她端起桌上本来摆放茶碗,倒一杯茶,又给两分别倒一杯:“尝尝吧!苏轼最爱海青茶。”

白天乐抿一小口,可能一会儿,并不烫,茶味很重,据说一种豌豆香,不过白天乐没喝出来,他不适合品茶吧!

“你们东西好!”

概一小时时间,三盅汤品凭空放在他们前,此时,外街道已经少路过

“苏,我们东坡肘子呢?”戏晴喊一句,厨房里传来声音,“等一会儿,传统要炖一半小时。”

“行吧,兄弟们先喝汤。这顿我请客。”

晴很明显心情不错,直接选择请客,要知道,单单三样汤品,都要千元价格。

吴睿拨开碗口,里汤品正腾腾地冒着热气,所谓白凤招天,就鸽子炖党参,汤微微苦涩,却着一种别样香醇,鸽子肉很厚实,似乎提前调过味,味道很独特,淡淡咸味中夹杂着一丝丝辣味。

而戏晴喝汤,一片片极细豆腐片配高汤,汤汁不似开水白菜那般清亮,而微微呈粉色,豆腐上漂浮着细碎

她小口轻轻呷着汤汁,眼睛不住地朝着厨房盯去,看得出来,她对这份东坡肘子期待好久。

“你们肘子。”

概又过三十分钟,等到晴都点不耐烦时候,端着一盘子走到他们前,将盘子放在他们前,盘子中,肘子,比一般猪肘还要上几分。

晴眼神一亮,抄起筷子就将皮迅速分开,丝丝油脂顺着棕红色汤汁滑落,扑鼻酱香使得几食欲开。

白天乐夹一些瘦肉,沾着汤汁,肉很嫩,但却不入口即化,反而韧性和嚼劲,汤汁鲜美,甜咸搭配极为完美。

“苏手艺还真好啊!我记得上次吃到您做肘子还前年战争结束庆功宴上。”

晴忍不住竖起拇指,对着夸奖道。

“如果这次位战争我没话,说不定你还能吃到。”

也没多说什么,轻轻叹口气:“难啊,难……”

“您说,明海市出现新异位?”

白天乐忽然瞪眼睛,字里行间意思不难理解,但正不难理解,才使得白天乐震惊莫名。

他们所在这颗星球,充斥着庞灵能能量,这些能量,被无数位所窥视,所都渴望得到这颗星球,但不实力,生存在这颗星球类,经过上万年繁衍,足足诞生两千五百多位神,这些神血脉充斥在血液中,致使奇异士层出不穷。

但终究还,这些位会选择借助其至强者力量,临时突破时空界限,撕开一空间缺口,使得一部分得以入侵,只要占据一片土地,便持久战。

因此,为避免这种无休止战争,便只办法,根据世界联盟总部探测信号,使得无数强者提前做好准备,直异位强者。这,就叫做位战争。

每一次战争,带来强者死亡,就如一年前在西伯利亚发生战争,世界上唯一一九阶神通灵能者教皇克洛.庞贝,与来自魔裔位王者同归于尽。

这一次,估计也不会例外。

“您害怕吗?”

吴睿嘴张张,没发出声音。

像听见一般,发出一声苦笑。

“害怕,怎么可能不害怕呢?除疯子,世界上谁真不畏惧死亡呢?”

语气停顿一下,接着变得无比坚毅。

“世界宛如一片汪洋,我们这些老不死便这片汪洋前浪,终一天,我们会被炽热阳光蒸发。但,只要我们还在,便会奋力扑打眼前阻碍礁石,在它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裂痕,会那么一天,我们后浪会将这些礁石冲击得粉碎。而那些粉碎礁石上,永远会铭记下我们荣耀。”

白天乐朝着望去,此时身着一身厨师服眼神中满坚毅。

“别想着去蛊惑他,苏千,不都像你一样,我们聚集在这儿只因为够强罢!”

,店铺外传来一阵讥讽声音。

“这世界上,哪那么多无私奉献。”

门外走进来一一身青衣青年,看长相不到三十岁,一脸玩世不恭,手中持着一部手机,耳中插着耳机,应该在听歌。

“李牧,不要将所都想和你一样自私。”

苏千对来怒目而视,从他话语中不难得知,来叫李牧,夏国灵能联盟理事会会员,李白后,掌握着酒剑仙传承八阶神通级灵能者,也之前戏晴所述那句“与君共勉,同饮杜康”书写者。

“我这可不自私,要自私,我就应该找地方隐居,而不参与这一场又一场战争。我所说,不过平凡者内心罢!平心而论,世间部分不都如此吗?”

“哼!”

苏千发出一声冷哼,没反驳,显然,他不得不认同李牧说法,世间部分确实如此平凡,平凡到无法认清世界。

“行,我可来对你梦想评头论足,我可没那闲心,给我上盘下酒菜。”

李牧挥挥手,他对这些可不在意,从腰间取下酒壶,往口中灌下一口烈酒,满足地打酒嗝。

“入喉半觞新醅酒,解得一世浮生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