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人心莫测

小说:凡示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木子之歌 字数:2756

“诸葛清源,现在,你就好好看看在你眼中充满光明表面下,暗藏着什么样人心吧!”

贾玉骑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色苍,身体中灵能也丝毫剩,完完全全一副将死之人模样。

副猖狂笑模样,却刻在所有人脑海中。

此刻,原先淡然诸葛先生诸葛清源,脸色也变:“你……为什么?”

“为什么?”贾玉骑脸露出最后一丝笑容,“曾经我们,可最好朋友呢!”

说罢,眼睛缓缓闭一刹整个身体化作飞灰,而与之对应,天本来只一个小裂口位面缓缓开,里面澎湃气息也扑面而来。

“要啊!”

一个六阶高手死死盯住位面之门。知道,场位面战争将会空前绝后惨烈,可惜,事已至此,无力回天,唯有一战。

“恨天无双,恨地无环!”

身形爆射而出,冲向位面之门前,手中双锤化作虚影,一击之下,将刚刚踏出位面之门数百魔裔砸成血雾。

,源源气息还在断涌现,一道一道恐怖气息弥漫整个战场,而在远处明海市中,一道道流光,或快或慢地朝着战场奔涌而去,一刻,也许唯有死战才可以保全人族。

此时,车天乐开着游戏,和到家谷风一起开黑呢!

“205有人,205有人。”谷风声音传来。

“OK,没!”一枪awm爆头,手机屏幕也传来胜利字样。

“爽,我先下,吃饭去。”谷风招呼一声。

“好!”天乐也没有说些什么,此时公交车也要到站

天乐住在郊区雨泽区细润街区,名字错,但里属实富裕,而且多数住租户,原因吗,自然因为距离市区远,租金便宜。

天乐可租户,里有房子,身为研究员父母买下来父母,现在在黎光市研究所做一项封闭研究,天乐已经有两三年没有见到们,若每个月打过来两千生活费和一通电话,天乐甚至都要害怕们遭遇

平时也怎么住,于天乐将房子挂合租,因为价格低廉,倒很快找到合租室友,个宅女,叫王焕颜,据说个网络作家,至于写得什么嘛,没有关注过。

“晚好啊,小乐,周末回来。”

啊,王叔。晚好。”

一路来往几个人,其中就有天乐认识邻居,个小区有着近百幢六层高老式楼房,过在儿生活少年天乐还认识少人,位王叔就居住在楼下一个老头,虽然喜欢斤斤计较但还算个待人老人。

过,一路遇见人,个个愁眉展,谈论一些东西也让天乐感到有些疑惑。

“听说吗,马明海要危险喽!政府要求我们尽快撤离呢!”

啊,听说儿马就要沦为战场,像我们没用老家伙啊,必须要撤离。”

“哎,都在儿生活二三十年,倒还有点舍得你们些老东西呢!”

天乐费解地看看正在聊天几个老人,概明应该位面战争事情。

没有多想,毕竟位面战争出现少次梁,从来没有一次可以沦陷一整座城市,更要说明海都市

意想,就在放弃胡思乱想下一秒,一头足足有二三十米高,浑身冒着寒气怪物从天而降,直接砸塌身前一座楼。

天乐顿时汗毛直竖起来,此刻距离砸下来怪物甚至到三米,甚至,如果刚刚没有和几个邻居聊几句话,甚至都会被怪物活生生砸死,毕竟,充其量也就一个觉醒灵能种子普通人罢

眼前怪物似乎被人砸到,它努力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身形却允许个行为,挣扎半天,终究还倒在,将旁边一幢楼砸塌

“救命,救命!”有点被吓蒙天乐忽然听见微弱求救声,定眼望去,一个概八九岁小孩子,被死死地压在一块倒塌矮墙还压着一个女人,头已经被矮墙砸出一个窟窿,此时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从弥留之际死死护住孩子动作,难看出,孩子母亲。

天乐身体忽然涌出一股力量,勇气吧!本来因为被吓到而僵硬双腿忽然可以动弹,看看还在断肆掠想要起身怪物,天乐咬咬牙,走到孩子面前,凭借体内喷涌出力量,费力将倒塌矮墙退开,露出矮墙下母子。

母亲似乎还有一口气,她看看自己孩子,眼中充满爱怜还有一丝愧疚。

但她终究没有多说些什么,看看吴睿,微弱声“谢谢”。随后,她眼睛缓缓闭

孩子瞪眼睛看看自己母亲,心中也有明悟,虽然只有八九岁,但活在个时代,自然明时代残酷。

过,份悲伤和心中一份小小希冀什么时代都会有所改变泪眼汪汪看着天乐,似乎希望眼前个刚刚帮助哥哥能够再次帮帮们。

天乐自然明孩子意思,但摇头,无能为力,起死回生,在偌地府对抗,天在儋仙居遇见李牧和苏千两位前辈,带给压迫力甚至如地府一个遇见小鬼差,而貌似对自己和蔼可亲判官和孟婆,实力更可测,与地府抢人,无异于痴人说梦,哪怕掌握时间神明,也可能成功。

天乐充满歉意眼神,算给孩子心中最后希冀打叉号,失魂落魄趴在自己母亲尸体,失声恸哭。

吴睿也知道如何安慰个孩子,毕竟死去自己家人朋友话,定会更加痛苦吧,想想,没有多去劝说什么,蹲下来,轻轻安抚着个失去母亲孩子。

“化剑决.破晓。”

此时天空中划过一道流光,一道无形光芒化作一柄剑刃,直接刺穿还在挣扎怪物,怪物吼一声,身生命体征消失,灼烧着火焰也熄灭

一个年轻人身影缓缓从远处奔来,手中持着一把剑,很显然,刚刚巨剑就召唤出来

走到近前,眼神睚眦欲裂,很显然,眼前幅仿若人间炼狱场景使得痛苦万分。

倒塌楼房,到处都断壁残垣,一些人尸体被挤压成血块,血淋淋恶心,几个幸存者被压在楼房下,微弱地朝着周围呼救,可恐惧人们,根本敢施以援手。

此刻脸色苍单单因为愧疚和愤怒,更多因为刚刚下攻击对一个只有三阶凝力巅峰来说实在有些勉强

过,用尽最后一丝灵能,推山开石,将幸存一些人从倒下墙底下救出来,而耗尽灵能一屁股做到地下,口喘着粗气。

全力,从头火焰魔蜥从位面之门出来一刻,就被,可,作为一个蕴灵初期四阶魔裔,即便被强者们打得重伤,也一个刚刚毕业三阶凝力新人可以轻松杀死足足追头魔裔两个小时,终于在耗尽自身所有力量最后一刻,杀死只可能会在明海肆掠破坏火焰魔蜥。

虽然付出代价,两个小时,只来自异位面破坏者破坏足足五幢楼,甚至包括市中心一幢高层也被击得粉碎,但击杀只怪物满心欢喜,至少,要担心只魔裔再度肆掠下去。也会成为一个真正英雄,一个凭借三阶之力逆推四阶天骄,会因此受到些被些受到保护人们敬仰,甚至最后成为一个像诸葛先生人物,光宗耀祖。

可,事实真有想得么美好吗?

劫后余生人们,趴在倒塌房子哀嚎着,哀嚎着自己家产,哀嚎着自己亲人,们痛苦,且怨恨。

怨恨着怪物,怨恨对痛苦熟视无睹旁观者,甚至怨恨个救们所有人都灵能者。

,为什么个灵能者早点来,只要早点来,自己财产,自己家人,就会安然无恙,一切,都错。为什么早一点来?

甚至,如果再晚一点来,就会只有自己会蒙受份损失些对自己遭遇熟视无睹围观者,也会遭受到损失。

所以,为什么晚一点来?

而此时,天乐隐隐约约听见,自己耳边传来一阵嘲笑。

……

ps:求收藏,求推荐,另外,喜欢书友可以加一波群962219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