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与君共勉,同饮杜康

小说:凡示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木子之歌 字数:2745

“下位。”

清冷的声音传,打断了白的思绪。

前面的那个灵魂,已经屁颠屁颠地跑了去。

“喝下碗汤,去寻找你下世的归宿吧!”

多说什么,从虚空中抽出个碗,只是她的眼中,白可以清晰看见丝淡淡的怜悯。

过那个灵魂显然没看出,仰起头,将整碗汤饮而尽。

随后,眼神便变得呆滞,缓缓走入那扇六道轮回之门。

的字样再度出现:饿鬼。而门,也展现了熊熊烈火。

结合孟眼中的怜悯,白好像些许的明悟。

道似乎真的公,它允许世人的尊敬,但却又会给信仰者丝的优待。

仿佛道的存在,就是给予万物以苦难。

轻轻叹了口气,公又如何?

只是个普通人,只能去顺应公,大概便是平凡的幸吧!

“下位。”

听见了孟的话语,白点了点头,走前去。

看着白的脸,似乎陷入了沉思。

她的口中缓缓吐露:“百世又到了吗?”

疑惑神色更甚,已经是第二次听见个所谓的“百世”了,犹豫了会儿,还是开了口。

“请问,个百世究竟是指什么?”

“你会明白的。”孟回答,而是说了句让她更加解的话语。

随后,也同样端出个碗,递给了吴睿,“喝下去吧!”

带着满心的解,白将液体饮而尽,与想象中同,液体寡淡无味,就像是白水般。

下,就是白水。白的眼睛骤然瞪圆,解的看了眼孟

的脸露出淡淡的笑容,什么都没说,道未知的力量将直接推进了轮回之门,门缓缓浮现人的标识。

的耳边传句“记住那句话,仁,以万物为刍狗”,听声音,是孟说的。

知道,当进入轮回之门的那刹那,时间骤然停滞了。

轮回之门前,能活动的只脸戏谑的孟

道巨大的光芒凝成手指,狠狠地朝着轮回之门前的孟道没丝毫感情的声音传:“孟,汝违背了规则。”

“哦,是吗?”孟的脸露出丝玩味,“你似乎忘记了,里规则的掌控者道,而是我孟了吧!”

“彼岸花开落凡尘,花香阻断世俗人。”

随着她朱唇轻启,道淡红色的帷幕牢牢地挡住了那道遮蔽日的巨指,使其缓缓消散于虚空中。

虚空中,道身形缓缓显露,脸无喜无悲,直直地看着地面带着笑容的孟

需要变数。”

好像听见了什么可思议的笑话似的,合拢嘴:“我又是圣人,听道的干什么?”

过随后,她正色起:“若是太圣人什么满的话,可以去找平心娘娘,我所做的切,都会得到她的应允。”

话音刚落,道雍容华贵的身影缓缓降临,身带着的气息,比起太圣人更加深可测。

“太圣人移驾本尊里,何贵干?”

圣人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平心娘娘,发,知道,晚了步,切便无济于事了。

眼前的位平心娘娘,可是被道算计过十个兄弟姐妹的大道圣人,对于道没丝好感,断然会为道出力的。

“好,好的很,本尊也没什么事。也就是说道两句,即便平心道友混元之力,也无力与道相争。”

圣人阴沉着脸,说了句话,拂袖张太极图飞出,大副做过场的样子。

牢道友费心了,本尊自安排。倒是道友若珍惜具善尸,本尊倒是可以代为处理下。”

平心娘娘的脸俨然没丝的妥协之色,身后浮现出血海的模样,俨然惧之意。

那滔的杀意与业力,逸散在旁观的孟,都压得她难以喘息。

圣人脸色冷了下,却没多说什么。

诚然,作为道圣人,在道的加持下必然会输给眼前的平心。

只是的善尸,太极图斩出的善尸对说极其重要,要借具躯壳吸收庭的气运。

“你好自为之,会容忍个变数。”

虚空中绽开道裂缝,太圣人的身形缓缓消失,只是那余下的威压,经久息,也许,就是身为个圣人的力量吧!

平心脸古井无波,挥手驱散了威压,将切改变回了原的模样。

才转过身,对着孟赞许了声“做的错”,便飘然而去。

“可是,道还是会放过白的啊!”

嘴里喃喃道,挥手恢复了时间的流逝。

她的心中也得到了平心娘娘的传音。

“大道无常,万物定,唯,遁于无形。衍四十九,终究无法掌控切。”

“我明白了。”孟点了点头,眼神也恢复至原先的懒散样子,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依旧是从虚空中取出碗又碗的汤递给下位转生者。

“希望,你还能够打破个永恒的枷锁啊!”

薄雾笼古都,奇色耀海

是人们对于明海市的赞誉,里常年笼罩于薄雾之中,景色却十分迷人,甚至可以算得座城市公园。

最重要的是,明海市常年奇才出世。

当今国内灵能者联盟中的第强者,着“半觞离绪半华彩,半日当空灭万敌”的黎华彩钟克雷,就是出自明海市。

明海中,明海市最好的灵能者高中,几乎每年都会向全国各地输出大量灵能者的好苗子。

之前提及的钟克雷,便是毕业于明海市中。

此时正值毕业季,明海中的学子们正在教室里听着们班主任,个秃头中年男子的喋喋休。

“同学们,下周便是决定你们人生际遇的重要时刻了,你们将会在觉醒台,觉醒属于你们的灵能种子,甚至是强大的赋。

里,老师祝愿你们可以拥个好的灵能赋。

但好的赋终究是属于所人的,如果运气好,没灵能赋,大家也要气馁。

记住,努力才是通向成功的唯途径。

即便是强大赋如时间,也泯然众人的。

即便是没丝毫赋,也像祁阁下那样凭借着自己纯粹的灵能力量成为联盟强者的。大家记住……”

老师的喋喋休丝毫影响了台下学子们的吐槽。

“老姜又开始了。”

“别理,我薯片,点?”

“我服了,祁阁下成为联盟强者靠着的是那生神力的身体吗?跟努力什么关系。”

“看破别说破,老姜就点可以吹的了!据说去年也是套。”

“薯片给我点。”

……

台下片乱哄哄的,名为老姜的中年人却没丝阻止的意思,时至今日,些学生们也没可相处了,何必当众发怒,使得大家都高兴呢?

于是,也就形成了样戏剧化的场面,老姜在台喋喋休地劝导,而同学们在底下聊打屁吃零食。

过,靠着窗户的位置,个男子与切都格格入。

隔着窗,直直地眺望着远处明海的奇花异草,心中在沉思。

……

我叫白,说起大家可能信,我是个穿越者……

嗯……

对,毕竟我既是魂穿也是身穿。

我喝了假的孟汤,强行转世的,所以,我最多算是两世为人罢了!

现在我些慌了,个世界已经十八年了,我没感觉到自己的身什么金手指。

或者说,小说里说的就是骗人的,什么金手指都是存在的。

就像,即便我现在如此的呐喊着,也般。

十八年,我活的几乎和前世样,平凡而渺小。

充斥着灵性能量的无尽虚空下,宛如粒可悲的尘埃。

灵性能量,简称灵能,是个世界的人与生俱的东西。

过,和前世些类似,赋在决定了人的限的同时,也决定了人的三六九等。

除了那些厚积薄发的真正才外,没个人能够逃过样的命运。

就如现在的我,十八年的基础学习,未几乎全在下周的赋测试

谁又能确定,我世,会像前世般庸碌无为呢?

的眼神忽然暗淡了下

是啊,像种人,谁能确定过是老开的个玩笑呢?凡人,只是道苍生下的刍狗罢了!

点真正明白了孟话语的意思,大概根本是什么选之子,只是道的弃子罢了!

“小白,想什么呢!下课了还么入神!”

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白的思绪,道高挑的身影站在了的身前,递给瓶快水。

最好的朋友之,戏花晴,是个女人,过爱好与相同。

同样打游戏,同样爱追番,同样爱美食,甚至同样喜欢收集海报。

“戏子啊,我没想什么,思考自己未呢!”

接过快水,也没客套什么,“吨吨吨”痛饮了好几口。

“前途茫茫,何须思量,与君共勉,同饮杜康。”